• 微信订阅▼
开启辅助访问

银狼虽老但任然“凶猛"这支球队诠释了冰球为何如此伟大 ...

[复制链接]
查看: 63|回复: 0

39

主题

39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9-9-13 05: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腾讯体育讯
早上八点十五分,纽约州斯卡尼阿特勒斯镇的基督教青年会,马什-韦伯斯特是第一个到的。他走进了更衣室,随身的军用行李袋里是他的冰球装备,Warrior牌的球杆已经缠好了,冰球鞋就挂在那上面。"
这位中锋微笑着打趣:“在这个年纪,我得多花点时间做赛前准备。”
三天后马什就要95岁了。
提到下面这些简直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当马什于1923年的休战纪念日,11月11日,在锡拉丘兹(纽约州城市)附近出生时,NHL只有五年历史,而且还没有一支美国球队。他第一次上冰时,一根冰球杆标价1.5美元,赞博尼(最知名的浇冰车品牌)距离成立还有六十年之遥。
当他穿着“酋长”牌的球衣时,那衣服看上去就像是好莱坞影星保罗-纽曼在1977年的电影《击射》里穿的那样,那已经是41年前了。虽说这款球衣在马什身上和在纽曼身上一样地合身,最早开售时马什也已经52岁了。


第二个来到的球员是后卫戴夫-范斯莱克,马什打趣到:“他也要多花点时间。”71岁的范斯莱克用义肢打球,多年以前他为市政公司工作时,在路边的电线杆上触电,失去了双臂。
当问到他是不是前MLB外野手、出身于新哈特福德北部的安迪-范斯莱克的亲戚时,戴夫回答:“他是一个远房表弟,不过我从没见过他。我也打棒球,这让家庭联系在了一起。我父亲在1932年曾经到扬基试训过,他打的是捕手。”
“想要赢过比尔-迪克利,扬基名宿,11次入选全明星)可没那么简单”,马什补充到。
更衣室渐渐热闹起来,后面到的人一个接着一个:87岁的退休银行家约翰-纳格诺斯特,75岁的前雪城剃刀冰球队,前EHL、NAHL联盟的球队)右边锋、酒吧老板布莱恩-埃尔韦尔,69岁的退休工程师史蒂夫-菲尔普斯,62岁的电视新闻播报员韦恩-马哈,他是门将之一。
另一位门将在隔壁的更衣室准备,黛比-加德纳,59岁的医院实验室技术员、律师和7个孩子的母亲。


这就是银狼,一支仿佛找到了青春之泉的冰球队。成员们代表着纽约州中部地区,每周在五指湖镇的阿林冰场聚集两次。在每个周二或周四的上午,你能见到几名律师、教师、公务员,外加一名商业航班飞行员、一名整形外科医生、一名牧师和一名餐馆老板,还有一位大家都说他有一连串传奇故事的人,他的职业是测谎。
埃尔韦尔在1969-70赛季替剃刀效力时打入37个进球,他打球的那个联盟就是《击射》的故事背景来源。他说到:“我爱这些老家伙,他们打起球来和职业球员一样充满热心,甚至更加。我曾认为我再也不会打球了,不过现在我装了人造膝盖,享受着生命中的每一分钟。”
银狼最初组建的1998年,老年冰球还刚刚起步,但不久后他们就给公众来了一发腕射。2000年12月21日,《雪城先锋报》的记者鲍勃-西尤达发表了一篇头条文章,描绘了更衣室和冰场上的景象。


自那以后,老年冰球便蓬勃发展了起来,现在全国都有老年冰球的巡回赛,比如银狼每年春季举办的比赛。去年球队成立18周年之际,他们主办了一个分三个年龄段(50岁以上、60岁以上、70岁以上)由七个不同组织参加的比赛,参赛队伍还包括马里兰州蓝德欧佛镇的格里-帽子戏法队。
这类比赛与竞争的关系不大,更多代表的是老朋友们之间的情谊,这里没有身体冲撞,没有击射,对得分也没啥概念。纳格诺斯特说:“我记得第一次跟银狼打球的场景,我在角落对马什有点狠,然后他礼貌地提醒我:‘我们不是这么玩的。’”
全部都有,30名参赛者出席了周四的比赛,大家的水平和年龄层次不齐,但他们并不执着于控球,所以比赛还是能打得有声有色。82岁的阿拉斯泰尔-威肯斯看着他们打球,由于身体原因他已经挂起了自己的银狼战袍。当一名围观群众赞叹马什送出一个盲传时,威肯斯回应道:“哦,那你真该看看他80岁时打球的样子,他简直能飞起来,其他队要用两个人包夹他。”
马什总是把这些吹嘘的机会留给别人。71岁的汤姆-韦伯斯特是马什的长子,他这么描绘他的父亲:“他很少谈及自己,但他真的很棒,仍然保持良好的球感。虽然已经丧偶,却每个周二晚上都能和家人在一起吃带意面的晚餐。我担心过他在雪中开车,不过他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生活。他打自己的比赛,还会带着7岁的曾孙去打球。”
马什接过话茬:“我在曾孙的年纪时,我们在雪城西部的卡米卢斯的池塘上打冰球。有时候我们在一块场地上灌水然后等冰结起来。我在奥农多加谷学院念高中时在校队打球,然后二战爆发了,我被征召送到了法国,不过我从没经历过一场实战。诺曼底登陆后,我回国时拿到了毕业证书,然后就跟着帮忙执教校队。”
那时的马什水平足以在雪城星打半职业,开始那样填不饱肚子,所以他去做了金属切片工,结婚生子(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不过除了有段时间他腿骨折了,他从没有停止过打球,他经常参加临时组的球局。“老爸79岁还开着车到处找场子,还好公路上有减速带,我怕他快起来没个谱。”汤姆又吹起了他父亲,老头子笑了声:“我做梦都不敢想我能打那么久。”
因为这场比赛结束后有马什的庆生午餐会,所以今天人都到齐了。范斯莱克的滑行技术最好,他用义肢也能在健全的后卫跟前射门。64岁的放射科医生约翰-泰勒来自多伦多,他小时候因为在少儿冰球联盟进步最快,获赠了一根枫叶夺得1962年斯坦利杯冠军阵容的签名球杆,弗兰克-马霍夫里奇、强尼-鲍尔、戴夫-肯)、蒂姆-霍顿等人的签名都有。但是泰勒没有特别宝贝这份礼物:“那根球杆被我锯短了,然后拿去打街头冰球。”
埃尔韦尔也是从加拿大移居过来的,他老家在魁北克的拉欣,来到这里可以说是因缘际会:“1969年我因为受伤所以被派到剃刀打复健赛,当时可能估计会待30天,然后五十年就这么过去了。我还在打球时决定在冰场附近开一家酒吧,名字叫‘后门’。开业那晚,我打了场球,然后去我的酒吧,一直运营了18年,直到有人把那块地方铲平了改成停车场。”
史蒂夫-菲尔普斯打的是70岁以上年龄组,他说“我们这群人是多么的神奇,冰球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多年以前我们在西塞罗打球,我冲过去想杀入人堆,突然发现眼前的人是DD-林奇,他在奥农多加谷学院是马什的队友,于是我就急停转向然后撞到了丹尼-西斯奥,就是那位飞行员。我们爬起来时他问我,‘你搞什么飞机?’我回答,‘嘛,不是你就是DD,总归我得撞一个。’他嘟哝了句‘你可真会选’。”
对银狼最热忱的球员是加德纳,她的长子在陆军游骑兵部队服役,她从小打球,在加拿大的新布兰兹维省长大,与一名浸信会牧师结婚,搬到了雪城。把孩子们抚养成人后,她发现自己被赶鸭子上架了,她谈起加入球队的过程:“长话短说,他们需要一个守门员,我也想找几个朋友,结果一下子认识了30个。他们鼓励我回学校去念书,于是我在雪城大学拿到了法学学位和社工学位。银狼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了,他们甚至还教我怎么跳舞。”
比赛临近终局,马什带球逼近球门,马哈矗在他身前。然而即便这位雪城的NBC电视台天气播报员也不能预计马什的动作。马哈形容了整个过程:“他把球放在左手持杆处三分之二的距离,我用杆准备封挡,但那真的是一记精彩的射门,一个漂亮的进球。比赛结束后马什问我,是因为95岁生日所以给他放水的吗?我这么跟他说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在我眼皮底下得分,哪怕是马什也不行。”
于是马什滑回了替补席,双方都笑着庆祝他的进球。当比赛最终结束时,马什最后一个离开冰面。
大家换好衣服后结伴去了卡米卢斯附近的烧烤店为马什庆生。这家店的老板凯文-莫瑞斯利也是银狼的成员之一,59岁的他通常是冰上最棒的球员。午餐会还有很多老朋友和家庭成员们参加,包括马什的两位姐姐。庆生会上有珍藏的老照片,一块大生日蛋糕,大盘大盘的烤肉和一件银狼球衣,正面印着代表队长的大写字母“C”,背面则写着“传奇95号韦伯斯特”。


作为主角,韦伯斯特向到场来宾做了午餐会的最后发言:“我想对那些已经结婚了的队友们说,下次打球的时候,每次打球的时候,当你走出家门时请给你的太太一个吻,告诉她你多么感激能参与这项伟大的运动。我也希望你们能知道我有多么爱冰球。”
1进球和1助攻,对于这条老银狼来说真是美好的一天。
(两好两坏)
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使用条款与免责声明:诚信一起玩(以下简称本网站)做为非盈利华语博彩资讯网站,不以盈利为目的,旨在提供各个国家博彩行业新闻与动态信息以便给全球博彩合法国家的爱好者阅读。本网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下注。本网站所刊登的广告均为该广告客户的个人意见和创意,所表达内容与本站无任何关系。广告方不得违反所在国家与地区的法律规定,本站有权随时删除不合规广告,并保留与有关部门合作追究的权利。本网站对所发布信息不做任何明示或暗示的担保与承诺。博彩玩家需严格遵守所在国家或地区的相关法律,本网站不为玩家的行为负任何形式的连带责任。特别提示,中国地区玩家仅可在中国福利彩票或中国体育彩票下注,在其它任何博彩公司的下注均不被允许。若您所在国家或地区禁止网络博彩,敬请即刻停止浏览或传播本网站信息。未满十八岁人士不可浏览本网站。当您浏览本网站时,即表示已同意本网站以上所有条款。


Copyright © 2019 诚信一起玩 All Rights Reserved.